sleeping_beauty_01.jpg

本文內容牽涉大量與性愛有關的內容,未滿18歲,請勿觀看。

看更多大仙的電影心得
我的電影日誌 (2012)
我的電影日誌 (2011)

英文片名:Sleeping Beauty
中文譯名:陪睡美人(台灣)、色謎睡美人(港澳)、睡美人(中國)
年份:2011
導演:Julia Leigh
演員:Emily Browning、Rachael Blake、Ewen Leslie、Michael Dorman、Mirrah Foulkes、Henry Nixon

(2012年3月9日補一段後記)

電影的英文片名取了個跟迪士尼經典動畫《睡美人》一模一樣的名字,不教人有所聯想當然是不可能的,不過兩部電影毫無關聯,如果要勉強湊合,《睡美人》是小孩的童話,有美好的結局,《陪睡美人》則是成人的童話,色慾、殘酷、限制級。(註:後來聽老同學講才知道《陪睡美人》改編自川端康成的小說「睡美人」,但沒看過小說就不作比較了。)

其實Sleeping在片名裡一語雙關,既是指女主角陷入昏睡,也是被色老頭們「睡」的對象,「睡」美人是形容詞也是動詞,「陪」字似乎有點多餘了。

看電影的時候我就一直覺得女主角很像是《殺客同萌》裡的「洋娃娃」(Baby Doll),只怪自己沒先做點功課,走出戲院逼不及待上網查證,果然沒錯,正是澳洲女演員艾蜜莉布朗寧(Emily Browning),這時候我又慶幸上星期才剛看完《殺客同萌》,不然我可能也認不出來。

原來艾蜜莉布朗寧在04年還與金凱瑞(Jim Carrey)合演過《波特萊爾的冒險》,沒想到小蘿莉已經長成了大美女。昨晚在臉書上有電影社團的朋友問我《陪睡美人》好不好看,我寫下的想法是,要感謝導演將艾蜜莉布朗寧扒光。

咦!?這樣看來我跟電影裡的色老頭其實也沒什麼分別。所以才要感謝導演嘛,這應該是本片裡導演做得最對的事情,因為艾蜜莉布朗寧犧牲色相全裸演出,是《陪睡美人》最大的看點。

sleeping_beauty_05.jpg

喝下這杯茶,你就會不醒人事啦,哈哈哈哈哈。

劇情

《陪睡美人》的故事其實有吸引人之處,女主角露西(艾蜜莉布朗寧)是個家境清寒的大學生,為了繳房租、照顧生病的男朋友、應付母親的需索以及一切的生活開銷,她必需打好幾份工來賺取微薄的報酬,包括在餐廳做清潔工、在辦公室當影印妹、人體實驗、甚至偶而到夜店援交,她也會抽煙、喝酒、嗑藥來麻痺自己。

偶然的機會,她透過報紙廣告找到一份裸體陪睡的工作,工作很簡單但報酬豐厚,她只要喝下一杯摻了藥的茶後就會沈沈睡去,醒來什麼都不記得,不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那幾個小時完全空白。但淫媒克拉爾(瑞秋布萊克)向她表示,她絕對安全,身體不會被入侵,那些色老頭只會將她的陰道視為神殿般膜拜。在露西開始陪睡之前,還在色老頭們的餐聚中當內衣女侍幫忙倒酒,實際上是讓色老頭們看貨,其中有個坐在一名裸胸女侍身上的猥瑣色老頭,還故意將露西絆倒,在這些色老頭眼中,她們不過就是玩物而已。

露西不知道發生過什麼事,但觀眾都知道,我們跟隨那三個色老頭,都品嘗過露西「青春ㄝ肉體」。

第一個色老頭有銀白的鬍子,他比較紳士,在「睡」露西之前還跟克拉爾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,大意是說他在30歲生日那天收到哥哥送的一本書,他重讀了裡面其中一個短篇,書中的主人翁想要離開一切認識的人,但搬來搬去都無法擺脫,最終他意識到只有死亡才有權力回去,結果在一宗車禍導致骨折,病好以後他突然覺得一切豁然開朗。但色老頭有感而發,他讀到故事感覺悲傷,他跟克拉爾說起小說的開頭:「當你超過30歲,人們就不會再說你年輕。」他表示自己曾經有過美滿婚姻,但他沒有珍惜妻子、沒有珍惜朋友和孩子,他曾經很成功,但現在他要說的是,他不只骨折,還全身支離破碎。最後他跟克拉爾說,總有一天會需要她的幫忙。

這段有點冗長而且囉嗦的內容,是結局的關鍵,如果看不懂這一段,會覺得結局很突兀。這個銀白鬍子色老頭其實正陷於書中主角的際遇之中,他已不再年輕,所以想從露西的肉體中回憶青春的況味,他在玩弄露西的肉體時差點讓她窒息,這讓他找到最終解脫的方法。

sleeping_beauty_03.jpg

色老頭都是人模人樣的,誰會在額頭刻著好色兩字?

第二個就是猥瑣色老頭,外表道貌岸然,實則淫穢下流,不只滿嘴髒話亂舔亂摳,還拿香煙燙露西的耳朵,明知道違反不得留下任何痕跡的規定,但猥瑣色老頭才不管這些。那他有沒有「侵入」露西呢?嗯,他向克拉爾表示,以他的年紀要吃大把大把的威而鋼才能勃起,但誰知道他有沒有先吃?

露西事後有覺得耳朵痛(沒有別的地方痛了,還好),這大概觸發她後來想知道昏睡期間到底發生過什麼的導火線。

第三個是綁了辮子的色老頭,有點胖,但力氣顯然很小,他把露西抱起來竟失手把她摔到地上,之後試了兩次想把露西抱回床上都不成功。露西後來就下定決心去買針孔攝影機,大概是覺得莫名的腰酸背痛吧?

第四次赴約,前一天晚上才跟餐廳的同事嗑了藥又上了床的露西差點錯過,但她沒有忘記想知道真相,她向克拉爾請求能不能告訴她到底發生什麼事情,一次就好,但克拉爾為了要保護那些有頭有臉的大客戶,當然不能告訴露西,於是露西在喝了茶上了床快將昏睡以前,把藏在口中的針孔攝影機擺好,就等待事情的真相。

第四個色老頭原來又是第一個的銀白鬍子老爺爺,他上床前要求克拉爾也調一杯茶給他喝,結果他喝完茶就趴著睡,第二天早上沒能再醒來。

所以事情的真相是什麼呢?

露西醒來後,摸了摸老人冰冷的軀體,然後大聲的痛苦尖叫。

電影的最後,用針孔攝影機錄下的畫面告訴觀眾,她得不到答案,她永遠不會知道發生過什麼事。

sleeping_beauty_04.jpg

電影的第一幕很重要,晚進場你就看不到了(好啦,相同劇情其實後面還有出現一次)

心得

露西是個寂寞的女孩,她渴望愛,但她與男友之間那種禮貌卻疏離的問候,讓人覺得她在這段感情裡總是少了些什麼。電影中對性的描寫有著極大的反差,露西沒有和男友做愛(甚至接吻都沒有),卻又隨便跟別人發生關係,男友去世後,重逢舊情人就問對方願不願意娶她,換來一陣無禮的責罵(她也問過男友,而男友欣然答應)。

張愛玲說:「通往男人心的路,是胃;通往女人心的路,是陰道。」其實不然,兩者的位置要倒過來才對。搞定男人的胃但搞不定他的性,男人還是會跑的。而女人重視的性不在陰道而在口腔,女人為情勢所逼可以出賣肉體,但不能出賣真感情,接吻只留給最愛的人,這在很多的電影裡都告訴過觀眾這一點,妓女可以跟你做愛,但絕不接吻。

為什麼會提到這一點,因為「口腔」在《陪睡美人》裡正有這樣的意涵,電影一開場露西就去做人體實驗賺錢,而實驗就是從嘴巴裡放入一根綁著氣球的管子到胃裡,實驗室人員再慢慢打些空氣進去(讓氣球膨脹?)。露西在酒吧找男人援交,她說要幫男人吹喇叭,這都是她自行決定怎麼運用「口腔」性自主,而她跟男友遲遲沒有接吻,則是因為她男友把接吻這件事情看得很重要,非得找到最佳時機不可。她們曾經聊到某次在海邊差點要接吻的事,男友說當時因為舌頭麻木了,所以不行,露西並沒有因此責怪他。某部份原因可能也是為了在男友面前維持純潔形象,因為男友根本不了解她私底下做的事情。

sleeping_beauty_02.jpg

把嘴唇塗成陰唇的顏色,你看露西有多不爽。

有性自主當然也就有身不由己,當露西在宴會中侍候色老頭們之前,賣淫集團的老大姐叫她將嘴唇塗成陰唇的顏色,她一開始還以為對方開玩笑,結果老大姐蹲下來看她陰唇的顏色,再幫她把嘴唇塗滿。還有一段就是第二個色老頭,對做愛已經無能為力,但又強行將手指伸入露西的嘴巴,滿足自己意淫的性幻想。

我覺得,露西擔心口腔被侵入,才是她想知道真相的原因。對她來說,援交、和不愛的同事一夜溫存,都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,當克拉爾跟她說她的陰道不會被侵入,因為在這裡會被視為神殿,露西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:「我的陰道不是神殿。」言下之意,她不介意被色老頭侵入,所以她介意的自然是其他地方。

艾蜜莉布朗寧的美麗很獨特,很有氣質,以前我不知道她的名字,現在開始我記住了。有趣的是,《殺客同萌》和《陪睡美人》的第一女主角原本都不是艾蜜莉布朗寧,洋娃娃原本是屬意《血紅帽》女主角亞曼達塞佛瑞(Amanda Seyfried),露西一角則是鎖定她的好朋友、《魔境夢遊》女主角蜜雅娃絲柯思卡(Mia Wasikowska),但兩人都因為檔期關係無法接演。

3月9日後記:

最近很多朋友搜尋來看這篇文,似乎都對結局很困惑,但又沒有在我這裡得到滿意的答案。

很顯然,導演並沒有在結局給出明確答案。到底露西知不知發生什麼事情?銀白鬍子老爺爺想自殺克拉爾是否知情?克拉爾給老爺爺的茶是否加了料?(跟給露西喝的不一樣)克拉爾發現老爺爺沒有起來並不驚訝,反倒是以為露西也醒不過來大為緊張,這暗示了什麼?(克拉爾事先有問過她的身體狀況,但露西有嗑藥的習慣克拉爾並不知道,一個女孩子死在她這裡肯定是大麻煩)露西醒來後發現老爺爺冰冷的身軀後大聲尖叫是為什麼?

導演的處理是傾向於開放式的結局,觀眾都可以用自己想像的方向去解讀。

昨晚跟李弘斌聊了一會,他提出一個看法可以給大家參考,他認為露西醒來後發現老爺爺已死,以為這就是她昏睡後的工作(陪色老頭們走最後一程?),所以感到驚恐萬方(如果之前的幾次都是伴了死人一夜,確實是很嚇人)。

但是,如果這是實情,克拉爾前幾次都收拾乾淨才讓露西醒來,這次為什麼又不處理呢?

*以上圖片均為電影劇照,取材自金馬影展官網和開眼電影。

sleeping_beauty_ver2.jpg

來看看電影預告

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

    wtssoc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