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.jpg

原來真的有陳奕迅耶。

沉澱一天,想了一天,我決定推翻我自己。

說推翻可能太沉重,我本來就有質疑電影中的種種不合理,但迷惑於導演的糖衣,而沒有設身處地純粹用一名觀眾的角度,來看看導演到底想要給我們什麼,而他又是否真的能給我們什麼。

本篇純心得,無雷,也不恐怖,如果你看過《維多利亞壹號》,可以一起聊聊,如果沒有,但看過昨天的文章,你也許會想知道,我這一天想到了什麼。

我們來細說從頭。

昨天我說,《維多利亞壹號》是借恐怖電影之名來控訴香港地產商的無良,沒有錯,這是電影的顯題,你知我知,連獨眼龍都知,因為電影開宗明義就告訴觀眾,在2007年香港樓價瘋狂飆升,但人民的平均收入十年來卻只微升1%,所以大家都買不起房子。於是,導演就為這部電影定下了一個框架:「一個瘋狂的城市,要生存,就得比它更瘋狂」。

導演還在片頭字幕上耍了個詭計,故意打上「根據真事改編」,同行的友人問我這是真的嗎?我不知道,我來台灣二十年了怎麼會知道香港發生過什麼駭人聽聞的血案。但導演馬上又自己戳破,打上「彭浩翔創作」幾個字。

這就是我說的糖衣。

如果我們相信了這個框架,我們就會把一切視之理所當然。就好像你看《哈利波特》,你認同那是一個凡人與魔法師並存的世界,於是你相信了裡面種種稀奇古怪的事情,魔杖、魔法掃把、九又四分之三月台、霍格華茲……

於是你相信了香港是一個瘋狂的城市,阿嫦要生存,所以她做了一件瘋狂的事情,既然是瘋狂的,當然不是人人敢做,而她敢做,她就贏了。

6.jpg

殺父親領保險金,200萬還不夠啊?真是貪心。

她用一次有計劃的瘋狂屠殺,讓豪宅「維多利亞壹號」頓時成了人人聞之色變的凶宅,你要殺價一百萬、一百五十萬都隨你了,只要能快點脫手就好。於是阿嫦可以享受那勝利的喜悅,那一幕和房仲殺價,她談到《七週刊》的封面故事,十一屍十二命的滅門屠殺,彷彿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,她那詭異的笑容真是讓人不寒而慄。

說到這裡你可能會問,我到底要推翻什麼呢?阿嫦並不是發瘋,我昨天也講過了。但我昨天相信了導演的糖衣,今天我要來撕開它。

導演要我們相信這是一個瘋狂的城市,人人都買不起房子,好像人人都為住的問題發愁,就連導演自己接受訪問時也說,他之所以會拍這部電影,是因為他也是高房價的受害者,他也買不起豪宅,現在住的房子是租來的。

就是這段訪問露出了馬腳。

為什麼要買「豪宅」?當然不是人人都買得起「豪宅」,我們也有自知之明,可以退而求其次,買中古屋、買偏遠一點的、買小一點的,就是不要肖想買豪宅。

所以,這個瘋狂的城市其實並不瘋狂,至少在電影裡表現出來的,只有阿嫦一人是瘋狂的,她身邊的人都很冷靜,都會勸她不要買豪宅,有錢不如對自己好一點去旅行到處玩玩,或者是緩一緩別在高房價的時候下手。但阿嫦卻屢勸不聽一意孤行,不達目的誓不罷休,她所為何來?

所為何來?

這是電影中最關鍵的部份,一點馬虎不得,如果你不告訴我,我就無法說服自己,導演所拍的那些極端殘忍的屠殺畫面是有理由的。昨天我就說了,我不知道也看不明白,阿嫦非買「維多利亞壹號」的理由是什麼,如果沒有理由,那些血腥虐殺場面就是導演自爽而已,因為你無法自圓其說。

變態虐殺片需要有理由嗎?你說《夜半鬼上床》、《黑色星期五》、《奪魂鋸》、《驚聲尖叫》、《母親劫》……有理由嗎?就算有也很牽強。

但是,那又怎麼樣呢?

不怎麼樣。

所以我們撕開了糖衣之後赫然發現,彭浩翔不過就是想拍一部血腥虐殺片嘛!而且還是要夠逼真夠血腥夠殘忍夠嚇人那種(外加一點點色情,很抱歉我昨天故意忽略掉這一點了)。

我甚至開始懷疑,導演早就想好那幾段屠殺場面要怎麼拍,想到了要在豪宅來一場瘋狂血腥派對。然後,再來想要怎麼架構這個故事,怎麼讓阿嫦的殺人有動機,怎麼把阿嫦的瘋狂推給大時代,推給這個瘋狂的城市。

我要推翻我自己的是,我現在不認為這是一部「借恐怖電影之名來控訴香港地產商的無良」的電影,因為它實在沒辦法讓我看到導演的控訴,如果導演真正的用意是如此,我相信劇本可以更為合理,例如阿嫦被地產商逼瘋的過程,其中可能包括那棟豪宅住戶的冷言嘲弄、管理員狗眼看人低之類的,讓阿嫦的殺人奪命更為理所當然。

控訴香港地產商的無良,卻讓女主角喪盡天良,整部電影裡最瘋狂的不是女主角,導演才是。

一部電影能讓我想一整天,寫兩篇文,可見《維多利亞壹號》帶給我多大的震撼。撇開劇情合不合理的問題,《維多利亞壹號》確實是非常精彩的電影,在血腥殘酷之餘,多少會讓人有些省思,當做黑色幽默的恐怖片來看,是相當有水準之作。

延伸閱讀:
[MovIeS Motion]維多利亞壹號 的無聊二三事(劇透警告)
殘餘能量-《維多利亞壹號》Dream Home
[影評]維多利亞壹號-Dream Home

    文章標籤

    維多利亞壹號 Dream Home

    全站熱搜

    wtssocc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